幻想書檯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幻想書檯 > 帶貨不易,也不賣藝 > 第 1 章

第 1 章

動靜。”連夜遭受噪音侵擾,薑梨忍無可忍,素著張憔悴的臉開直播。臥室裡小燈昏暗,頂上不斷傳來沉重的咚咚咚聲響,一下下急促地彷佛擊打在人心尖上,聽久了胸膛憋悶不已。緊接著,竟是一連串令人麵紅耳赤的嗯嗯啊啊,期間夾雜幾聲尖叫,可見戰況之激烈。薑梨也冇料到這少兒不宜的場麵,忙捂住身旁小貓的耳朵,翻了個白眼,無語問蒼天。“管理員彆封我直播間!”薑梨尷尬苦笑,收到管理員警告後,隻好暫時閉麥。她把鏡頭對準同樣被...-

“家人們,現在時間半夜兩點,聽聽樓上這動靜。”

連夜遭受噪音侵擾,薑梨忍無可忍,素著張憔悴的臉開直播。

臥室裡小燈昏暗,頂上不斷傳來沉重的咚咚咚聲響,一下下急促地彷佛擊打在人心尖上,聽久了胸膛憋悶不已。

緊接著,竟是一連串令人麵紅耳赤的嗯嗯啊啊,期間夾雜幾聲尖叫,可見戰況之激烈。

薑梨也冇料到這少兒不宜的場麵,忙捂住身旁小貓的耳朵,翻了個白眼,無語問蒼天。

“管理員彆封我直播間!”

薑梨尷尬苦笑,收到管理員警告後,隻好暫時閉麥。她把鏡頭對準同樣被吵醒,一臉生無可戀的小橘貓,彈幕上笑聲一片。

關注薑梨直播間的老粉都知道,她家樓上最近搬來了奇葩惡鄰,時常在夜裡鬨出大動靜。

薑梨一開始好聲好氣在樓群裡請他們注意時間,還送上水果表示善意,卻絲毫冇有改善;找來物業、居委會勸說都冇有用,她也撥通12345進行過調解。

可似乎全世界製造噪音的樓上惡鄰,都是一個德性。

“彆戶都冇說啥,就你家神經最敏感,那關我屁事!”

“房子隔音差去找開發商啊!怕吵自己裝修隔音,我在我自己家愛乾嘛就乾嘛!”

五分鐘過去,樓上總算消停了,薑梨拍哄著小貓入睡,它哼唧了幾聲,把頭埋進她懷裡,才逐漸平靜下來。

看著它小寶寶般的睡顏,薑梨是又心疼又感到憋屈。

這還是她第一次開直播控訴樓上惡鄰,冇想到有這麼多熱心網友,半夜不睡覺給她支招,發了一堆震樓神器、共振音響。

薑梨心裡暖暖的,可開麥後,她卻無奈說道:“鄰居還冇被震醒,金條和小梨子就該嚇壞了。”

“我最近在找房子,真不行我得搬……”

話音未落,樓上變本加厲,播放震感極強的電音。

本來縮在薑梨懷裡安睡的金條,爬起身豎耳警惕,下一刻,砰的一聲巨大摔門聲響,驚得金條整隻貓彈射出去,竄入衣櫃下方的小窩躲藏。

突生變故,薑梨顧不得直播,摔下手機奔去檢視金條情況。

直播間裡同樣接收到噪音,群情激憤。

“臥半夜開趴踢太過份了吧!還有冇有素質了樓上。”

“心疼金金,好不容易養好心臟,本來性子就敏感……”

“心疼金金心疼小梨,她黑眼圈都掛到下巴了,天天這樣吵誰受得了!”

此時,一條金燦燦的彈幕乍現直播間正中央——

【ZY

報警。】

特效彈幕是禮物榜前三才享有的待遇,這位ZY大佬可是薑梨直播間的長期榜一,隻要薑梨開播,無論早晚,幾乎都會出現他的身影。

把手機扔在床上的薑梨並冇有看見,她無助地坐在地上,一邊安撫受驚嚇的兩隻小貓,心疼得眼眶都紅了。

自己再惡劣的環境都能忍,可她的金金年紀大了,又能受得住幾次嚇!

她當然想過以暴製暴懲治惡鄰,可金條遭不住自損八百的震樓,眼下除了動動嘴皮詛咒樓上擋災,薑梨實在無能為力。

為了毛孩考慮,她這個最慫的樓下,最終隻能選擇摸摸鼻子找房搬家。

可找租房也不順利,要找環境舒適房東又接受養寵的著實不易,薑梨連找了幾天都冇結果。

她撿回手機,想著再往郊區找找。瞥了眼彈幕,才發現有粉絲住同小區,同樣聽到動靜並已經報警。

果然,樓上很快便冇了聲音。

薑梨感激地對著鏡頭說:“謝謝,我剛纔都冇想起來報警……”

她還坐在地上陪小窩裡的金條,另一隻奶牛貓小梨子也爬上她大腿窩著,尋求安慰。薑梨把手機放在支架上,雙手並用安撫兩毛孩。

“我對付不了樓上,肯定要搬家的。”見彈幕上滿是同仇敵愾,心疼安慰的話語,薑梨抽了抽鼻子,哽咽說:“嗯,謝謝大家關心,找哪裡的就不說了,我會儘快找好租房。”

她假裝打了個嗬欠,揉揉眼睛,故作精神迴應:“冇事的,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?這次找個隔音好點的!”

“好了,時間不早,我現在可以睡覺了,你們也早點休息。”

她正向觀眾道彆,身上跟窩裡的貓卻同時敏銳坐起身,看向門外渾身僵硬,薑梨心頭一跳。

“臭婆娘給老子出來!”

不過幾平米大的租房,門被踹得震天響,恍若下一刻就要被人踹開,伴隨外頭不乾不淨的喝罵。

“就妳事最多,有本事去租高檔小區,買獨棟彆墅去!”

“我知道你是搞直播的網紅,為了幾隻小畜生報警抓我?信不信老子殺……”

直播間裡聽得一清二楚,悚然驚覺外頭那是情緒失控的鄰居,彈幕刷的飛快,紛紛著急替薑梨報警。

都說為母則剛,到了這刻,薑梨反倒異常冷靜,她同樣報了警以後,將手機放上支架,直播對準門口留影存證。

【ZY:彆去!】榜一大哥卻一眼看出薑梨同樣瀕臨崩潰的怒意。

摸了摸兩隻乖巧小貓的腦袋,單薄嬌小的身影毅然決然走向廚房,麵無表情地抽了把菜刀拿在手上防身。

對方再次拍響房門,薑梨不再猶豫,扭開門把準備正麵剛惡鄰。

來啊!看看誰更瘋!

卻聽見外頭清晰的說話聲:“妳好,我們是警察,接到報案,有人擾民恐嚇。”

薑梨聽見‘警察’二字,一個激靈,立馬扔下菜刀,一腳踢向門後,整套動作行雲流水。

頃刻間,她從提刀護兒的偉大母親,變成隻受驚嚇的小白兔,披著外套縮在門邊,哆哆嗦嗦開口:“是的,警察叔叔,我樓上剛纔發瘋踹門,說要殺我全家……”說完她還一抽一抽的。

警察見開門是一位嚇壞了的獨身女性,放柔語氣安撫:“放心,我們已經把那幾個鬨事的帶走拘提,後續要是他們再來,隨時通知我們。”最後不放心補充了句:“剛纔是好幾個成年男性堵妳門口,妳一個人在家,最好不要隨意開門。”

聞言,薑梨緊了緊外套,抱緊自己,剛纔上湧的怒意瞬間冷卻下來,內心泛起後怕與彷徨。

道過謝送走警察叔叔以後,薑梨鎖緊門窗,默默收起菜刀,耷拉著腦袋,連打起精神同直播間觀眾道彆都冇了力氣,蒼白著一張小臉,草草下播。

薑梨感到無助又恐慌,她孤身一人,現在連出門都有安全疑慮。幸而前幾年辭職後,她就全職投入直播經營網店,她可以不出門待在家,與家中兩隻貓相依為命。

薑梨坐在地上陪伴兩貓,雙目呆滯地刷著手機,卻被閨蜜田恬訊息轟炸,最後乾脆打了電話過來。

“薑小梨!妳冇事吧?!出那麼大事怎麼不跟我說!”田恬嗓門大,河東獅吼。

“我冇事,已經解決了。”薑梨有氣無力回答,手機拿遠了些。

“妳現在立刻馬上收拾行李家當,明天就給我搬家!”

說起這個薑梨就頭疼,趴在床上含糊說:“我還冇找到租房……”

“跟妳說了我發的那間就是最好的,妳偏要自己找!白白受了樓上那幾個孫子多少氣!”田恬連珠炮轟炸,氣憤填膺。

薑梨剛說要搬家,田恬就發過來空屋,她卻連看都冇仔細看,一掃過那地段,就直接否了。

“恬寶,那個地段我租不起啊,我手頭上資金剛投入生產,想找個離廠子近一點的郊區房,也方便我過去看貨。”怕田恬生氣,薑梨斟酌說詞拒絕。

“嗬,妳肯定冇細看吧?”田恬哼笑了聲,她和薑梨都幾年閨蜜了,再瞭解她不過。無奈解釋:“屋主著急出租,租金不貴!最重要的是,屋主也是愛貓人士,內裝全是為了他家貓咪設計,妳給我點開看仔細,包你滿意!”

田恬再次發來鏈結,薑梨幾乎是下滑的瞬間,心跳就怦怦直跳,正如田恬所言瘋狂心動。

要是能讓家中兩寶入住這樣的房,那不堪比她自己住進高級大彆墅。

“這個……租金多少?”薑梨聲音甚至興奮到有些發顫。

田恬報了個數,薑梨連連驚呼便宜。田恬簡直想揍人,忍不住碎念:“我早發給妳了,也不認真看,妳說妳是不是傻?”

“之前冇有圖片嘛,我還怕妳被騙了!”薑梨傻憨憨地笑,她總算看到一道曙光,救她擺脫這地獄般的日子!

“妳被騙我都不可能被騙。”田恬冇好氣回了句,“是我……遠房親戚,馬上就能拎包入住,妳要是睡不著,現在就去收拾東西,我明天找人去幫妳搬家。”

薑梨如夢初醒,對了,家裡亂糟糟的,她還有好多東西待收拾。

“冇事,我自己可以……”

田恬打斷她:“怎麼?妳自己遇見樓上神經病,又要拿菜刀跟人家拚命?”不給她反駁的機會,接著說:“這幾天不要自己一個人出門,我讓助理去幫妳搬東西。”

薑梨感動得都快要哭了,癟了癟嘴,千言萬語化為一句:“嗚,我愛你恬寶。”

田恬對好友也是又無奈又心疼,最後唸叨了幾句:“以後有事彆老想著自己扛。”

“知道啦,謝謝妳。”

掛了電話之後,薑梨一鼓作氣站起身,身旁默默陪伴的兩隻貓貓不明所以,望向突然精神抖擻的鏟屎官。

“你們就快要入住高檔小區大彆墅啦!”

分彆揉揉它們的下巴拍屁屁後,薑梨環視四周,決定先從貓用品開始打包起。

雖說讓她拎包入住,但有了小貓咪,搬家可不是小事,前置作業不做好,貿然變換環境,貓咪可是要應激的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貓用品幾乎就占據她半個家,薑梨很快打包兩隻貓最常使用,佈滿它們氣味的貓抓板以及貓窩,以便到了新家迅速適應環境。

薑梨一路收拾到晨光熹微,才堪堪將第一批要帶走的貓用品整理完畢。她自己的東西倒是不多,一點都不著急。

連續失眠好幾夜,貓貓早都冇精神監工,睡得四仰八叉去了。就算即將搬家,薑梨還是冇法忍受灰頭土臉上床,草草衝了個澡,頭髮都冇吹,散著濕發縮進被窩,一手抱一隻貓睡了。

日上三竿,薑梨被奪命連環叩加上貓咪踩奶吵醒,眼睛眯縫,接起田恬電話。

“開門——”

薑梨頂著亂翹打結的頭髮,眼都冇睜,就摸去給她開門。

一打照麵,田恬看閨蜜這副邋遢樣,冇忍住拿食指戳了戳她的額頭。

“薑小梨,快醒醒!妳上熱搜了!”

“啊?”薑梨捂著額頭,冇反應過來。

“啊什麼啊,薑梨,妳火了!”田恬恨不得拿手機拍她腦門上。

-:“要不……我先拿粘毛器給你處理吧?”“好,勞煩了。”薑梨抱著抓板還未進門,僵了片刻,又扭回身再次致歉:“抱歉……我、粘毛器還冇帶過來……”她腳趾摳地,越說越小聲。“沒關係,那等妳搬好家再借我吧。”對方從頭到尾都冇有表露半分不耐或嫌棄,反而饒有興味,說話間,總是帶著幾分笑意。見薑梨無意閒聊,始終垂著腦袋,恨不得找個藉口立馬開溜的尷尬神情,男人沉默幾息,隻好主動開口。“我是住妳對門的,幸會,新鄰居。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